科研进展
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研进展
中国首条中低速磁浮线开始调试运行
发表时间:2015-12-15 阅读次数:1273次

(信息来源:长沙晚报)

     国内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低速磁浮轨道交通线路——长沙磁浮快线开始全线双向联调联试,预计本月26日试运行。据了解,联调联试是长沙磁浮系统工程中的重要环节之一,将全面、系统论证长沙磁浮在实际运行条件下固定设施、移动设备的安全性、匹配性和适用性。                                     

  

      昨日上午10时,长沙磁浮列车从长沙火车南站东广场北侧出发,沿劳动路往东跨浏阳河到黄兴大道,然后向北沿黄兴大道行至机场高速南侧,再向东沿机场高速南侧运行,最后垂直接入长沙黄花国际机场T1、T2航站楼间的连廊,全长约18.55公里。全线设磁浮高铁站、磁浮梨站和磁浮机场站三座车站。

  设计最高时速为100公里,平均时速65公里,比长沙地铁2号线地铁速度还要快。“磁浮最显著的特点比较平稳、安静、没噪音。”中车株洲电力机车公司副总工程师彭奇彪介绍,磁浮的磁辐射强度和日常家用电器差不多,比电视机、电磁炉和微波炉的磁辐射还低,公众不必担心磁浮的磁辐射影响环境。

  目前施工人员正在全力以赴加快工程扫尾工作,对车辆调试改进,以及对道岔、F轨伸缩缝等关键部位复查。磁浮列车正式开通后,全线将由蓝白和红白黑相间的5辆列车运行,每10分钟双向开行一趟列车。同时,乘客在车上可以享受4G的免费WiFi网络和一站式的一卡通服务。

 

  湖南磁浮交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旭峰表示,要把高铁和机场便捷无缝地连接起来,把这两个交通枢纽作一个大交通枢纽来打造。随着磁浮工程的建成,长沙火车南站将升级为磁浮、地铁、高铁无缝换乘的综合交通枢纽,推动长沙率先建成国内集高铁、航空、城际铁路、中低速磁浮交通、地铁、高速公路等综合交通于一体的现代化枢纽城市。

 

 

    长沙中低速磁浮轨道结构自上而下主要由感应板、F型钢、H型F轨枕、扣件系统、连接件及紧固件、伸缩接头、承轨台等部分组成。轨道结构指基础结构(轨道梁、立柱等)以上的、承载列车的结构部分,主要以中低速磁浮轨排为单元整体铺装而成,铺设有缝线路。磁浮轨排除了具备承受和传递列车重力、导向力、驱动力与制动力的功能外,还应具备配合车上安装的电磁铁、直线感应电机和传感器构成电磁及控制回路,实现悬浮、导向、驱动和制动等功能。承轨台为轨道与轨道梁的接口,轨道结构的纵横向力通过承轨台传递到下部基础。

中低速磁浮列车原理如下图所示,F型轨道固定在钢轨上,轨道截面结构为倒“F”形,在轨道表面有直线电机反应板,轨道的凹槽面为悬浮间隙检测面,两侧突出的平面为内磁极面、外磁极面(悬浮面)。

磁浮F型轨道的轨距是指轨道梁两侧“F”轨磁极中心线之间的距离。F型钢中心线位置为两磁极的中心,如下图所示。

轨距大小关系到磁浮列车悬浮架与轨道之间的运动间隙,偏大和偏小将影响磁浮列车的侧向吸力。从而影响列车的运行安全。

直线电机反应板水平指左右两轨道的上表面两点连线与水平面之间的夹角,如下图所示。

直线电机反应板水平反应轨道超高程度,一定的夹角能够平衡列车在行驶中的离心力。F轨高低平顺性偏差将使列车行驶时位于轨道凹槽位置的间隙传感器测量出的数据在不断地变化波动,是列车垂向振动的根源。额定悬浮间隙仅8mm,一旦波动范围过大,将引起电磁铁与F轨道之间产生碰撞而悬浮失稳。

 

轨向不平顺会引起磁浮车辆的侧摆、摇头振动,连续的轨向不平顺将引起车辆蛇行和滚摆。水平大小关系到平衡列车在行驶中的离心力。同一截面磁极面直线度越好,磁浮列车底部的电磁铁与凸面之间的距离分布越均衡。铝感应板平顺性指在轨道方向上直线电机感应板的纵向起伏变化。铝感应板不平顺将引起直线电机与铝感应板之间的间隙不均匀,将影响直线电机的牵引效率;过小的间隙甚至引起安装在列车上的直线电机与铝感应板相互摩擦,损伤直线电机与铝感应板。

在铺设轨道时预留的轨缝宽度以防止F轨排在气温发生变化后的热胀冷缩引起轨缝间隙过小相互挤压变形,或者过大的轨缝间隙将影响悬浮传感器对悬浮间隙的检测效果。过大轨缝间隙将会减小电磁回路的纵向有效长度,出现悬浮力突然下降,从而出现过轨缝的冲击现象。轨缝垂向错位过大,容易在列车经过轨缝时与轨道上下端面产生摩擦碰撞,影响列车行驶安全。轨缝横向错位过大,容易在列车经过轨缝时与轨道侧面产生摩擦碰撞,特别是可能引起制动夹钳与F轨道之间产生纵向冲击。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

Copyright 2012 轨道交通规划与重点实验室  沪ICP备06052283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2023号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